當前位置:首頁 >> 風雅秦淮 >>

“解鈴還須係鈴人”出自清涼寺


在綠樹掩映下的清涼古寺

 

    “白雲紅樹路紆縈,古殿長廊次第行。南望水連桃葉渡,北來山枕石頭城。”唐代詩人唐彥謙的詩作《遊清涼寺》中,清涼寺當年的優美景象已經躍然紙上。這座曾鼎盛一時的古寺在悠悠曆史長河中屢遭興廢,曾經的盛況也非今日複建的規模可比。

    【探訪】

    清涼山中果然很清涼

    初夏時節,記者前往清涼寺探訪,剛踏進清涼山南大門,一陣陣清涼之風便撲麵而來,絲絲涼意不僅拂去了身上的燥熱,就連心頭的浮躁之氣也如撣塵般 悄然散去。進得公園大門,左右兩邊有山,方才的陣陣涼意便是鬱鬱蔥蔥中夾帶而來的山風,中間則為狹長地帶,依地勢緩步抬升,抬眼看去,便是位於清涼山南麓 山坳處的清涼古寺。

    人們談論金陵風光,必說四十八景,在古金陵四十八景中,與清涼山有關的景點竟然有兩個:清涼問佛和石城霽雪,分別指清涼寺和石頭城的景色。如今的清涼寺,寺前香火繚繞,因在綠樹掩映之中,繚繞的青煙隨風勢輕輕擺動,讓觀者之心如此煙霧一般慢慢沉靜下來。

    清涼寺後還陽泉尚存

    穿過大殿,便來到了位於大殿後方的廂房。寺裏的一位僧人告訴記者,現在的大殿並不是當年所建,但這五間廂房卻是有年頭的。查閱清涼寺的相關資料 時,便聽聞清涼寺後有一口“還陽泉”,據說這口井的井水不僅喝起來甘爽,而且久旱不涸,當年常年飲用井水的清涼寺僧須發不白,“還陽泉”便因此得名。

    在廂房後方,記者尋到一處六角井亭,“還陽泉”三個字告訴記者尋對了地方,隻是井口已經用柵欄封上,俯在柵欄上依然可見井內有水。記者采訪中得知,此井是南唐遺跡,舊時井欄尚存,又稱南唐義井。

    【曆史】

    法眼宗在這裏發源

    清涼寺的曆史,最早可追溯至唐中和四年(公元884年),清涼寺原名興教寺。南唐時元宗李璟擴建興教寺為清涼大道場,禮請文益禪師住持,從此石 頭山改稱清涼山。文益禪師在清涼寺創立了法眼宗,為中國佛教禪宗五家之一。文益主持清涼大道場時,這個道場既是佛教場所,又是皇家避暑之地,為南唐首寺。 相傳當年清涼寺的“德慶堂”匾額便是南唐後主李煜親筆所題,每到夏天李後主常留宿於此。

    法燈禪師悟性過人

    南京與很多曆史典故有著割舍不斷的淵源,很多典故的發生地就在南京。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解鈴還須係鈴人”就出自清涼寺。據記載,南唐時金陵清 涼寺有一位法燈禪師,自幼悟性過人,然而不為人知。平時性格豪放,不拘守佛門戒規,素為寺內同修所輕,唯獨住持法眼禪師對他頗為器重。

    有一天,法眼禪師在講授佛法時,有意考驗眾僧的悟性,便問道:老虎的脖子上係有一隻金鈴,誰能夠把它解下來?眾僧思之再三,都回答不上來。這時 法燈恰巧走過來,不假思索答道:係鈴的人能夠解下來。法眼和尚聽後大加讚賞,也令眾僧從此對他刮目相看。“解鈴還須係鈴人”便這樣流傳了下來。

    繁盛時香客絡繹不絕

    清涼寺是南京最悠久的古寺之一,該寺原有規模較大。雖然自建寺以來屢遭興廢,但對於明清兩朝繁盛時的場景,現在的僧人說起來,仿佛就在昨日。據 說清涼寺香火最旺的時候,四麵八方湧來的香客絡繹不絕,從清涼山山腳下南可至中華門,北能到下關。這樣的說法究竟有幾分真實,現在已很難考證,但清涼寺的 繁盛可見一斑。遺憾的是,太平軍占領南京時,對南京城內的文化勝跡進行了大規模毀壞,清涼寺也未能幸免;再經“文革”,更是蕭條。

    2009年,有關方麵將原清涼寺的五間禪房等交給佛教界,作為宗教活動場所恢複開放。同年6月20日還舉行了清涼寺恢複開放暨佛像開光慶典,並正式對外開放。

    清涼寺小史

    唐中和四年(884年),清涼寺初建,名為興教寺。

    南唐時元宗李璟擴建興教寺為清涼大道場。

    明清兩朝達到繁盛期。

    太平軍時毀於戰火。

    2009年重建開放。

    “白雲紅樹路紆縈,古殿長廊次第行。南望水連桃葉渡,北來山枕石頭城。”唐代詩人唐彥謙的詩作《遊清涼寺》中,清涼寺當年的優美景象已經躍然紙上。這座曾鼎盛一時的古寺在悠悠曆史長河中屢遭興廢,曾經的盛況也非今日複建的規模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