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風雅秦淮 >>

賞梅樂事誰家院


      

梅花山

 

梅崗

 

    眼下正是踏青賞梅的好時節,紅男綠女,黃發垂髫,暗香浮動,疏影橫斜,全然一場人與梅花相觴的雅宴!

    其實,南京人與梅花結緣可謂曆史久遠,千百年來留下的賞梅勝地更是數不勝數,讓我們一起再回首,去看一看古人們是到哪裏去賞梅的吧。

    與梅花結緣,最早可溯至春秋

    賞梅勝地:冶城(今朝天宮)一帶

    南京與梅花結緣,最早大概可追溯至春秋時代,據載吳王夫差築冶城時就曾於該處植梅,至東晉元帝時原址被辟為大丞相王導的“西園”,成為王公貴族淹留之地。

    到了蕭齊時期,以《北山移文》而名天下的大文學家孔稚圭在這裏大量植梅,倒不是因為王導,而是因為此處有大將卞壼父子之墓。晉成帝鹹和三年(328),蘇峻聯合祖約以討庾亮清君側為名,率叛軍進攻建康(南京),卞壼領軍討敵,最終力戰陷陣而死,時年48歲,二子卞眕、卞盱隨父殺敵,同時遇難。蘇峻之亂平定後,朝廷為卞氏父子建墓於冶山,墓址就在

    今日“冶城”——朝天宮一帶雖然難覓梅花芳蹤,卻仍存卞壼祠遺址,以及為南京市博物館所在地的朝天宮古建築群,訪古尋幽,不失好去處。

    南京植梅盛於六朝

    賞梅勝地:梅嶺崗(今雨花台)一片

    六朝最有名的賞梅之處則當屬今雨花台一片,當時這裏是南京麵積最大的梅花山岡,稱為梅崗,也稱梅嶺崗。“梅”字同時也是為紀念東晉初期屯營於此抵抗胡人壓境的豫章太守梅賾將軍,人們在此建梅將軍廟,並廣植梅花。

    至明清時期這裏形成梅海,與鍾山腳下的梅林並稱,成為南京東郊、南郊兩大賞梅勝地。晚清時南京賞梅更首推梅崗下之劉園,民國夏仁虎《南京文獻·歲華憶語》中“看花”條記載:“梅花最盛,應推梅崗下劉園,不下四五百株,正月盛開。”這時則“裙屐鹹集,吟嘯其下,為坐香雪海中。”今日之梅崗依然是南京踏青賞梅的重要去處。

    南京植梅盛於六朝。這一時期,人們還愛在自家庭院中植梅,著名如為後人雅頌的“陶穀六朝梅”,種於齊、梁間陶弘景居處,即今南京城西清涼山向北之地。陶弘景是道教茅山派代表人物之一,同時又是著名的醫學家。梁代齊而立後,36歲的他隱居句曲山(茅山),人稱“山中宰相”。陶弘景年輕時就愛梅成性,不但種梅、賞梅,還以梅入藥,據記載他親手種植的“陶穀六朝梅”直到清道光年間才枯萎。

    又有蕭梁時尚書郎何遜在家中植梅,他常於梅花盛開時宴請文人雅客共同賞梅賦詩,寫有被後人譽為“自去何郎無好詠”的《揚州法曹梅花盛開》詩。

這一時期南京與梅有關的典故也極多,劉宋武帝之女壽陽公主與梅花的故事最為膾炙人口,據傳一日壽陽公主在園中賞梅,因困躺在含章殿簷下小憩,梅花悄然飄落她的額上,拂之不去,留下如五瓣梅花狀的淡紅痕跡。白皙的膚色,映著一點紅梅,壽陽公主顯得更加嫵媚動人。自此之後便有了所謂“梅花妝”,建康女兒多相效尤,壽陽公主因而成了梅花花神。今日鍾山梅花穀中可見由此典故演繹的景觀“梅花妝韻”。

    唐宋時期梅花的故事最浪漫

    賞梅勝地:古長幹裏(今中華門外長幹橋南、雨花路西側一帶)、鍾山

    唐宋時期南京與梅花的故事最為浪漫和高逸。在中華門外長幹橋南、雨花路西側一帶是古長幹裏,從秦漢至唐代,這裏吏民雜居,是老南京典型居民區。而使古長幹裏名聞遐邇的緣由則是“李白最柔情的詩句”《長幹行》,詩中有句雲:“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幹裏,兩小無嫌猜。”“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呈現出一種純潔無邪的美好意象,動人心懷,從中也可知唐時長幹裏一帶植梅非常普遍。

    北宋名相王安石晚年隱居燕雀湖畔半山園,寫下許多詠梅佳句。“水南水北垂垂柳,山前山後處處梅。”此山便是鍾山。南宋著名愛國詞人辛棄疾有詞《一剪梅·遊蔣山呈葉丞相》雲:“獨立蒼茫醉不歸。日暮天寒,歸去來兮。探梅踏雪幾何時,今我來思,楊柳依依。”可以說,今人前往鍾山踏雪尋梅亦承宋代遺風。

    除了鍾山梅花遍開,烏衣園(烏衣巷改建)與台城附近也是遍地梅樹,每當花團錦簇之時,金陵文人鹹集二處,賞梅吟詩,甚為雅事。  

    今朝天宮後山西側。孔稚圭感其高義,於墓周圍遍種梅花,之後冶城一帶梅花即成為南京一大勝景。 

     明清植梅賞梅之風盛極一時

    賞梅勝地:靈穀梅花塢、隨園“小香雪海”、盋山園

    到了明清時代,南京植梅賞梅之風盛極一時,其中以明代梅花塢之名稱最。明代於若瀛《金陵花品詠》記:“靈穀之左偏,曰梅花塢。約五十餘株。萬鬆在西,香雪滿林,最為奇絕。”顧炎武《肇域誌》也記道:“梅花塢,在(靈穀)寺前東南,春來香雪萬株。”《金陵誌》記載:“梅花之盛無如靈穀塢中,盡一塢皆梅,參差錯落不下千株。” 梅花塢屬靈穀寺東側一處梅園,是當時宮廷所設,所結梅子僅供太廟祭祀之用,每株梅樹上都懸掛著有“禦用”二字的木牌。梅花茂盛,參差錯落,花色迷眼,不下千株。明代刑律嚴酷,無人敢攀枝摘花,但依然遊人眾多,靈穀探梅是當時南京第一勝景。

    入清以來常見稱賞的梅花景觀有多處。除了上文提到的雨花台一帶的梅崗,最有名的自然是齊名並列的鍾山。清代以後,鍾山梅花塢漸漸湮沒,僅存地名。梅花塢雖然沒有了,山上的梅花卻更加著名。清龔自珍在《病梅館記》裏說:“江寧(南京)之龍蟠,蘇州之鄧尉,杭州之西溪皆產梅。”這裏麵的“龍蟠”指的正是紫金山一帶。鄧尉、西溪皆以梅花之盛名滿天下,“鄧尉香雪”是清乾隆年間著名的“姑蘇十景”、“吳山十二景”之一。有關西溪之梅,梁詩正《西湖誌纂》記道:“……凡三十六裏,自古蕩以西並稱西溪。居民以樹梅為業,花時彌漫如雪,故舊有‘西溪探梅’之目。”此二處植梅有數十乃至百裏之稱。龔文列舉三地,並以“龍蟠”為首,無論實際情況是否名冠第一,從中足見鍾山梅花盛況。

    另有小倉山隨園之“小香雪海”。這座名園在清涼山東,龍蟠裏東北處,它不僅以其本身景色吸引世人,更因其主人袁枚及他的《隨園詩話》而著稱於世。袁枚任江寧知縣時購得隋氏廢園,此園最初是清初赫赫有名的曹家花園,即那位權傾江南的江寧織造曹寅。但購置之時荒廢已久,袁枚費心整修、改建,因地製宜,隨勢取景,故易名“隨園”。隨園四麵無牆,任人往來,袁枚還在門聯上寫道:“放鶴去尋山鳥客,任人來看四時花”。隨園中四時之花皆備,而以梅為最多,園中的“小香雪海”更是名顯一時。每當梅花盛放之時,袁枚就癡賞其中,也常與同好之人相邀梅下,吟詠唱和,民國胡祥翰《金陵勝跡誌》記道:“乾嘉諸老觴詠其間,稱極盛焉。”

    另有一處盋山園梅,盋山園為嘉慶間陶熙卿購得,邑人馬沅作《盋山宴遊詩序》:“……石城西下,乃登盋山。種梅百樹,歸春一園。萼綠盋仙,與子舊侶。”其間百株梅花,也算蔚為大觀。

    依然鮮活的“梅地名”

    曆史上的賞梅樂事大抵已無跡可尋,而今天的南京仍然分布著眾多以梅命名的街巷,譬如梅園新村、梅花廊、紅梅巷等等。這些“梅地名”有的無梅可觀,但作為南京植梅賞梅的見證,它們依舊鮮活地存在著。

    這些地名中,需要一提的是梅園新村。上世紀40年代,周恩來率領中共代表團來南京和談,就在此設辦事處,當時庭院中還有梅樹,嚴冬到來,幾縷幽香飄浮於清冷的空氣中,讓人聯想起周總理高潔的品質。周總理曾說:“南京是一個美麗的城市,綠化很好。我尤其喜愛兩種植物,一種是梅花,還有一種就是雪鬆樹。它們獨具的自然特性,總是使人們想到人類擁有一些美好的品格。”今天,梅園新村中梅樹已然無存,而“梅園風範”卻為世人景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