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風雅秦淮 >>

天生橋原本有兩座


兩岸石壁上的洞孔,據說正好有72個,和朱元璋臉上的麻子一樣多

 

由南岸看天生橋  

 

    溧水縣城西麵,有“小三峽”美譽的胭脂河上,一座淩空飛架的天生橋,吸引了眾多遊客。其實,當年朱元璋下令開挖胭脂河時,開河者原本留下了兩座“天生橋”呢。

    開挖胭脂河,讓運糧船可以直達南京

    從寧高高速公路溧水古塘互通下來,向西行駛約2公裏,便到了天生橋風景區大門前。如果不想看其他風景,進大門後,可以直接向西,走上五六分鍾,來到胭脂河邊,找個安全又方便的地方,休憩賞玩。如果想感受胭脂河的懸崖絕壁和天生橋的淩空飛架,品評“小三峽”和“長虹臥波”,那就要坐船了。

    600多年前,朱元璋定都南京後,為了維持朝廷運轉,需要調集江南各地的糧草進京。兩浙地區是著名的魚米之鄉,成為京都附近重要的糧食供應基地。當時主要是靠水運,到南京有兩條線路:一條是沿長江溯流而上運到南京,這條線路不僅路途遙遠,而且因長江時有大風大浪,翻船事故經常發生。另一條是由浙河運到丹陽後,再轉經陸路用車運往南京,費工費時。於是,朱元璋一道聖旨下來,命令曾負責明孝陵工程的崇山侯李新“疏漕運河,以通於浙”。

    李新不愧是做工程的。他接受任務後,來到秦淮河上遊的溧水地區,仔細察看了當地的山川布局和地勢地貌,發現秦淮河的源頭與煙波浩渺的石臼湖很近,隻隔了一座幾十米高的大石崗。隻要開挖一條運河把這裏打通,兩浙來的糧船從太湖進入瀨溪河(古代又叫中江、胥河、瀨水),經現在東壩進入固城湖,再經過石臼湖到溧水洪藍埠,最後再通過這條新開挖的運河,就可以直達南京了。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那個年代要挖破山體開鑿運河,是沒有機械化施工的,爆破技術也不發達,隻能用鐵釺在岩石上先鑿出裂縫,然後將浸透了油的麻繩嵌入裂縫中,點火焚燒。等岩石被燒到一定程度時,再用冷水澆在上麵,利用熱脹冷縮的原理,使裂縫擴大,再用鋼釺撬開岩石,搬運出去。這條河底寬10多米、深30多米,要從這樣的深處把重達十餘噸的石塊一一運出,難度可想而知。難怪縣誌上記載,“當年役死者萬人”。

    這條運河,因“焚石鑿河,石皆赤,故名胭脂河”。胭脂河開挖成功,對朱元璋穩固江山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應該說李新的功勞是很大的。然而,在工程完工後的第二年,李新還是被朱元璋殺了。

    到了明代永樂年間,首都遷往北京,胭脂河運輸功能漸漸被廢棄了。

    留下兩座天生橋,一舉三得

    當年,不知是李新還是哪位建築大師匠心獨運,大膽創新,開挖胭脂河時,在河道上“以巨石麵留為橋,中鑿石孔十餘丈,以通舟楫。橋因勢而成,故名天生”。在以後的幾百年間,這裏成為溧水縣城向西的唯一陸路通道。

    當年開河時留下的原本是一南一北共兩座“天生橋”。這樣做,一方麵,可以使開河過程中溧水向西的交通不受影響;另一方麵,減少了大量的石方工程;同時,又節約了開河後建橋的費用。可謂一舉三得。

    隻可惜,由於長年風雨侵蝕、車馬碾壓,加上無人保護,在橋建成100多年後的明嘉靖七年春(1528年),南麵的橋崩塌了。幸好有該縣的武姓兄弟倆及時花錢對北橋進行了維護,才使得這條通道保存至今,也就是今天人們看到的天生橋。

    現在的天生橋,出於對省級文物的保護需要,橋麵上加鋪了木頭橋。所以,站在橋上,隻能看到一片片木板,連欄杆也是木頭的,看不到真正的天生橋。站在橋上向南看,前方約200米處,有一座節製閘。它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建造的,用來調節水位,既可以引石臼湖水衝洗秦淮河,又能在汛期石臼湖高水位時進行分洪,減輕石臼湖的防汛壓力。而那兒,就是當年開挖胭脂河時留下的另一座“天生橋”的所在地。

    如今,坐船從天生橋下過,隻見兩岸峭壁蜿蜒似天塹,一條石梁橫跨如龍門。仔細看,那石壁上還有許多洞孔,據說一共是72個。那是因為當年開河時,為了趕進度,統治者不顧民工的死活,強迫他們夜以繼日地施工,連春節也不休息。民工們為了發泄心中的怨氣,就在年三十的晚上,打著火把,用鐵釺在石壁上鑿了72個洞孔,諷刺朱元璋臉上長了72個麻點。

    近幾年,有學者經過研究認為,溧水天生橋是開河鑿空岩石而成的,是國內僅有的一座“人工天生橋”。國內其他地區如雲南、貴州、廣西等地的天生橋,都是和喀斯特地貌有關,是石灰岩受到水的侵蝕塌陷,保留了拱頂部分而成的,就連美國錫德河上的“天生橋”也是這樣。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更應該好好保護它,讓這個“唯一”更長久地留存下去,讓子孫後代不僅能看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能看到人類祖先的傑作。